On 26 March 1991, Singapore Airlines Flight 117 was hijacked in flight by four Pakistaniterrorists. The aircraft landed at Singapore. After their demands were not met, the hijackers threatened to begin killing hostages; before their deadline expired, commandosstormed the plane, killing the hijackers and freeing all hostages unhurt.This was the first and only hijacking involving a Singapore Airlines aircraft.

新加坡历史上的今天,是一个令人刻骨铭心的日子。1991年3月26日,新加坡SQ 117 号航班那起劫机事件,四名巴基斯坦人民党劫机者恫言要开始杀害人质,烧毁飞机,飞机上125名人质的性命危在旦夕。谈判失败后,新加坡特种部队其中四位突击队员在30秒的时间内英勇击毙歹徒解救了人质。那起劫机事件是第一宗在新加坡发生涉及新航客机的劫机事件,所有人质都安然无恙的胜利来之不易。

此时此刻,本地的青年学生中,有多少人记得这一天呢?看到当天新闻的年长者中,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及给后人的警示到底是什么呢?

殊不知,当年我国特种部队的其中四位突击队员英勇救人事件过后,两年内,其中两位英雄莫名其妙过世了,没人知道是谁暗害了他们,他们为什么不幸去世。另外两位中,一位正值青壮年的英才却出家当了和尚,成为一名苦行僧;还有一位也遍体鳞伤,默默耕耘在工作岗位上,提出的建议不被采纳还成为世人眼中的神经病……

当年的媒体是否应该把英雄的照片公之于众?是否应该考虑到我们的英雄面孔被媒体毫无保留地曝光后,面临着被他国劫机者团伙报仇的风险呢?而现在的新媒体又是否应该把陈振声部长的讲话随意在手机上传播,让外国人都知道你私下里对别人的评判呢?

答案一定是:不应该!因为我们的英雄是对方的仇人,要广而告之的是英雄的行为,英雄如何练就一身过硬的本领,如何在国家需要的危急时刻不顾奋不顾身有勇有谋的英雄之魂,以及具体怎么做才能恰当表达对英雄的尊重,而不是在英雄获奖的时刻,拍下英雄的面孔,告诉大家这是我们的英雄而已,那样的后果就等于把英雄的面孔直接告诉仇人,而自身社会并未培养出更多的英雄精神;而最近部长讲话遭泄露一事,也不应该!明明是家丑不可外扬,却偏偏把自家的讨论在网络上四处宣扬个够,惹人贻笑大方,任凭再怎么自我辩解都无济于事了。

历史上的今天,这起劫机事件的来龙去脉也是个谜。上网收索,只了解到,劫机者声称是巴基斯坦人民党党员,他们要求与巴基斯坦驻新加坡大使及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对话,也要求释放正在巴基斯坦服刑的阿里夫·阿里·扎尔达礼以及其他8名人民党党员。但由于谈判不成,要烧毁飞机残害人质的紧急关头被我方击毙。

劫机者所提到的前总理贝纳齐尔·布托曾获得哈佛大学文学士学位也是1976年牛津大学学生会主席,是首位亚洲女性领导,却在总理的争夺战中起起落落,逃亡国外后,于2007年回国次日遭炸弹袭击不幸去世,享年54岁;而她的先生阿里夫·阿里·扎尔达礼自1990年妻子下台以来,多次遭到贪污、勒索、谋杀等罪名指控,尽管没有一项罪名被认定,但是他前后在狱中度过11年。2004年扎尔达礼被保释后与妻子贝娜齐尔·布托逃亡国外,2007年回国,妻子遇刺后,他成为巴基斯坦人民党联合主席,并在2008年就任巴基斯坦第11届总统,任期至2013年。

且不说历史上的今天,外国的政治和权力争斗会明目张胆劫持我国的飞机并扣押125名人质。单说眼下,当世界面临的新型病毒肺炎疫情的恶化和防疫的失败,以及资本市场的崩溃和经济的衰退,覆巢之下没有完卵,当世界病了,我国也阵痛难免。尤其我国没有丰富的物产,要靠与各国的生意往来,靠人们的勤劳节俭与智慧,当疫情使各国封国锁城,世界物流中断,世界各地线下的聚会改成线上的电话会议的时候,人们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前外交部长杨荣文言论集《榕树下的沉思》中,曾经谈到“一场全新的竞赛”,当中说“国家事务犹如潮汐,潮来潮去,势不可挡。如果看不清趋势,可能会错过百年不遇的良机……无论我们的国际化进展至什么程度,我们的人数依然有限。追求人力资本的国际竞争,本质上就是争取他人内心规服与智利贡献的竞争。要想获得人智,必须先获得人心。香港人说我们照顾人民无微不至,人们变得软弱了……我们要有灵魂,金钱买不到的灵魂。没有灵魂,治理再好,新加坡也不过是酒店,即使阻止客人离开,也还是不能让客人视酒店为家园。”

如今,当全世界都忙着抵抗病毒疫情和金融风暴的时候,新闻媒体都被疫情信息及政府财政预算案沾满的当儿,强调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有什么意义呢?

那是要提醒我们:勿忘历史,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当我们阅读国家历史,会知道我国还太年幼,不自强不息就要被人欺负。当我们阅读世界历史,会发现每隔几十年世界各国就会发生战争,国土会重新租合,或兼并或灭亡,那要看国家自身的本事。我们必须爱护和尊重我们的英雄,塑造英雄之魂,思索如何为国家之大家如何得世界人心,思考怎样借鉴中国人举国去援助武汉,如何兴举国之民来帮助我国海外20万即将归国人士中的可能的输入病患。

那是要提醒我们:防疫宅在家的时刻,勿忘反思自我,要塑造灵魂,要得人心,不仅是本国人心,还要得世界的人才之心。因为未来世界是人才的竞争。为政者,要高瞻远瞩,不能只顾眼前的大选,为了得民众之心,只给民众发钱,因为有的人,给再多的钱也不痛不痒,不懂得知足。不是吗?过分宠孩子的父母会把好好的孩子给惯坏了,长大变成啃老族。同理,过分照顾国民的政府,也会把国民宠坏了,将来变成啃国族。为民者,要牢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这非常时期,国难当头的时刻,不能总想着从政府得到救助,更要想一想自己能为国家做些什么,不能凡事依赖政府,因为依靠别人救助而不自己努力的人永远都不会成大器,还有可能会把政府压垮的。

那是要提醒我们:在人人皆“记者”的新媒体时代,每个有良知的人都是社会的“风向标”和“瞭望塔”,发表任何言论时,即便在事实的基础上,也要随时保持警觉,必须换位思考,也要三思而后行。

历史上的今天,如果算上当天,至今朝,刚好是三十个3月26日了,我们要居安思危,在忙着医治新型病毒肺炎(COVID-19)病患的当儿,勿忘英雄之魂,因为医者仁心,医得瘟疫却医不得人心,瘟疫流行是小劫,人心涣散是大劫。新加坡未来要想成功,必须塑造英雄之魂,也要想办法得世界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