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看鱼鳞云 遥想古人智慧

Dai Kai 昨天和今早,新加坡天空出现了气象奇观之鱼鳞云,人们争相拍照。 今天上午还阳光灿烂,人们在公园健身,画家到街边写生。到下午,中部地区的天气就疯癫起来,一阵晴,一阵冰雹似的大雨点哗哗掉落,忽晴忽雨,忽雨忽晴。 一位不了解鱼鳞云的本地人说这是晴天的预兆。然而,古代流传下来的民谚却说:“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天上鱼鳞云,大雨下不停”,“鱼鳞天,不过三”,看到鱼鳞天后,不出三天天气就会转坏。 千万别觉得这一句句谚语就没有科学意义,事实上它是可以找到科学依据的。谚语中提到的鱼鳞云,现代人称之为卷积云,气流形成波峰波谷,造成的现象。只要卷积云出现了,最终的结果不是刮风就是下雨。当然大雨过后,也总会晴天的。 当然,也有一句民谚说:“傍晚鱼鳞天,明日嗮谷不用翻”,鱼鳞天和鱼鳞云是有差别的,云朵的大小不一样过,相比起来鱼鳞天的云朵大一些。同是天上的云霞,或早晨或傍晚出现,都有不同的预示,很多地方的天气变化都应验了“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的民谚。 观天观云观月,皆可预知天气变化。这在古代就有记载,无论是诸葛亮的“草船借箭“,还是周郎借东风的“火烧赤壁“,都是观天相而知气候变化。据说中国明清时期,有132幅云图,看到日、月或北斗附近存在有对应云图时,就知道未来有什么样的天气出现。 早在诸葛亮之前的东汉时期,有书记载孔子根据民谚,两次预言了天要下雨,原文记录如下:孔子出,使子路赍雨具。有顷,天果大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昨暮月离于毕”。后日,月复离毕,孔子出,子路请赍雨具,孔子不听,出果无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昔日,月离其阴,故雨。昨暮,月离其阳,故不雨。” 微妙的是,学生子路奇怪地问孔子,既然两次都是“月离毕“ ,为什么一次下雨,一次不下雨呢?孔子回答中的“昔日”与“昨暮”,那天和昨晚的月离开星宿毕的周围环境中的阴阳各不相同,其细心和观察与精准的判断由此可见一斑。 结论,古人的智慧是值得我们现代人好好学习和借鉴的。

政府将给每户家庭发口罩!

今早,新加坡政府跨部门工作小组举行记者会,宣布从2月1日(本周六)起给本地137万户家庭分发520万个口罩。居民可在首五天陆续到居民委员会或民众俱乐部领取口罩。此外,到今日本地新型病毒肺炎患者共10例,均是来自中国湖北的游客。目前市内交通一切正常,戴口罩者不多。乌节路人流较多,其他地方人流较少,今早公路交通也比以往顺畅,无任何拥堵现象。超市供应齐全,人们生活一切如常。

新加坡成功申办2020世戴会

        近日,新加坡戴氏宗亲会一行16人在会长戴金成、副会长戴士福和戴良贵的带领下,在温州举办的第十次世界戴氏宗亲肯亲联谊会上,成功获得下届(2020年)世界戴氏宗亲会恳亲联谊会的主办权。         这次温州以中国梦浙江情 为主题,两千三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地及中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宗亲代表和企业家济济一堂,欢庆这次活动,并竞选下一届世戴会的主办权。现场共有500名戴姓家族成员义工,他们家住温州附近,有的是中小企业主,有的是村长。各地宗亲们获得热情周到的接待,场面十分亲切隆重。主持人也是戴姓宗亲。        为了争得2020年的主办权,会长金成不仅出钱出力赞助这次的活动,还带领宗亲们奔走拉票,在最后晚宴上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代表新加坡戴氏宗亲们上台发表了演说,感动了现场的宗亲们。

香格里拉吹来的风

慧汝老师编著的电影《离婚十小时》新闻发布会在香格里拉举行。在新闻发布会上,慧汝老师讲述她的电影创作经历以及她从小一直思考的问题,生命的价值和尊严的问题。因发现许多青少年因父母离异而深受影响,她希望拍一部具有正能量的电影,让很多生命能够经历爱的重建。

聆听进行时

       “聆听”2017小记者创意作文比赛紧锣密鼓进行中,共56名本地学生入围参与了在公教中学举办的颁奖礼。颁奖嘉宾是煌孝集团主席张东孝先生、TSF建筑有限公司 及TSF学院总裁、新加坡戴氏宗亲会副会长戴士福先生、鼎豐建筑马建国先生。       现场有7组小记者首要上台分享了自己的作文, 新华网新加坡新加坡频道毛雅珊主任在现场与小记者主持人亲切交谈,洛阳中学母语主任柳岩老师代表教师发表了精彩的演说,老校长戴文锦先生有关《爱的教育》的分享获得小记者们的追捧。在现场轻松愉快自由的氛围中,小记者们自由发挥,以他们的视角进行了拍摄,是一次难得的实践。        康岭小学章华恩《我的爸爸》、育能小学P5 陈威《我心中的一棵大树、洛阳中学杨雅琦《因为,他是我的爸爸》获得一等奖,联华小学《我们家的幕后英雄》获得团体创意奖,启发小学、康培小学、远景小学、克勤小学、康岭小学、星烁小学、爱同小学以及美华中学、南桥中学、华侨中学、励正中线、新加坡女子学校以及圣公会中学的小记者代表分获二等奖、三等奖和优胜奖。        这些学校的小记者通过采访,深入挖掘和了解自己的父亲,在忙碌的学习生活东,静下心来写出了一篇篇稚嫩感人的文章不容易,应该得到鼓励和嘉奖。为了让本地学生的作品更有创意,且能够打动更多华文读者,主办方新加坡小记者网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双语教育专家和学者,以及资深的媒体记者通过网络展开了评审工作。他们对学生的作品报以赞赏的同时,也提出了中肯的改进意见。   […]

斋戒月聆听两位新公民

      星期六晚上,芽笼士乃举办了新公民入籍活动,适逢斋戒期间,十几位新公民受邀与马来同胞一起吃晚餐看电影。我们特派小记者到现场采访到了两位年轻的新公民周冠彧和陈敏,并聆听了他们的感受。       受访者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从小来新求学,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因在同一间公司工作而结缘。不同的是,周冠彧来自中国哈尔滨,陈敏来自广州。能在结婚之前收到新公民批准信他们很开心。       14年前,冠彧获新加坡奖学金,从哈尔滨最好的中学被选拔来这里的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就学,中学和理工学院求学期间住在学校宿舍,每三个月都拿到$550元生活补贴。考上国立大学后,他申请了银行贷款,现在完全自立了。       当问起他求学过程中有什么故事和不如意, 他哈哈笑着说:“我最不如意的事就是第一月刚领到工资,没想到花太快,没钱啦!我是2003年来维多利亚中学读中三,我们必须拼成绩。我还好,乐观,没心没肺。不过,我的同学刚来时,想家,每天晚上都跑到东海岸的海边哭!也有的同学自控能力差,玩游戏不学习,到最后一年,奖学金被取消了;还有的同学超有个性,O水准考试得7分,只差一分没考上莱佛士书院,一气之下回国了,说啥也不要去其他学校,奖学金也不要了,他对自己有很多的要求;还有的同学,大学读了一年半,成绩还真不错,就是不喜欢所学的专业,因为他想学会计和经济,结果进了工程系,他就赔偿了奖学金去别处了。”       […]

第一次采访马来族同胞

        5月26日晚七点半,正是斋戒月前夜(Hari Raya Bazaar),我和四位小记者来到了芽笼士乃 Engku Aman Road找寻我们眼中的新鲜事。          对我来说,这是我第一次采访马来族同胞,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马林百列集选区国会议员花蒂玛医生(Dr.Fatimah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