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 Kai

看鱼鳞云 遥想古人智慧

Dai Kai 昨天和今早,新加坡天空出现了气象奇观之鱼鳞云,人们争相拍照。 今天上午还阳光灿烂,人们在公园健身,画家到街边写生。到下午,中部地区的天气就疯癫起来,一阵晴,一阵冰雹似的大雨点哗哗掉落,忽晴忽雨,忽雨忽晴。 一位不了解鱼鳞云的本地人说这是晴天的预兆。然而,古代流传下来的民谚却说:“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天上鱼鳞云,大雨下不停”,“鱼鳞天,不过三”,看到鱼鳞天后,不出三天天气就会转坏。 千万别觉得这一句句谚语就没有科学意义,事实上它是可以找到科学依据的。谚语中提到的鱼鳞云,现代人称之为卷积云,气流形成波峰波谷,造成的现象。只要卷积云出现了,最终的结果不是刮风就是下雨。当然大雨过后,也总会晴天的。 当然,也有一句民谚说:“傍晚鱼鳞天,明日嗮谷不用翻”,鱼鳞天和鱼鳞云是有差别的,云朵的大小不一样过,相比起来鱼鳞天的云朵大一些。同是天上的云霞,或早晨或傍晚出现,都有不同的预示,很多地方的天气变化都应验了“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的民谚。 观天观云观月,皆可预知天气变化。这在古代就有记载,无论是诸葛亮的“草船借箭“,还是周郎借东风的“火烧赤壁“,都是观天相而知气候变化。据说中国明清时期,有132幅云图,看到日、月或北斗附近存在有对应云图时,就知道未来有什么样的天气出现。 早在诸葛亮之前的东汉时期,有书记载孔子根据民谚,两次预言了天要下雨,原文记录如下:孔子出,使子路赍雨具。有顷,天果大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昨暮月离于毕”。后日,月复离毕,孔子出,子路请赍雨具,孔子不听,出果无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昔日,月离其阴,故雨。昨暮,月离其阳,故不雨。” 微妙的是,学生子路奇怪地问孔子,既然两次都是“月离毕“ ,为什么一次下雨,一次不下雨呢?孔子回答中的“昔日”与“昨暮”,那天和昨晚的月离开星宿毕的周围环境中的阴阳各不相同,其细心和观察与精准的判断由此可见一斑。 结论,古人的智慧是值得我们现代人好好学习和借鉴的。

“弟子规”学习进行时

昨天,戴凯老师第一次上网带小朋友和家长们共学《弟子规》, 学生的年龄参差不齐,年长的72岁,年幼的4岁。 她说:“隔离在家,通过网络能够与学生们交流是一件快乐的事,也很是一件非常劳累的事。一节课下来,大汗淋漓,大家一起共学,是孩子的福,是家长的福,也是我们大家的福。希望更多的家长,和祖父母陪小朋友一起学! 今天的网络比昨天好些了,不熟练,还在学习中,我看到小朋友真的不仅会读,懂道理,还会写字的时候,我很高兴,对孩子们充满信心” 由于反应不错,我们将在5月12日至21日,每天上午10am-11.30am 继续开弟子规免费共学第二班,也将在5月22日至5月31日开设第三班,有意报名者,请将孩子姓名、性别、生日、家长姓名、电话、电邮,传简讯至戴老师电话96608576,由于戴老师忙于制作教学课件、上课以及其他重要事项,如未能及时回复大家请多多原谅。 小朋友们加油!家长们加油!戴老师加油! 新加坡加油!

新加坡旗袍文化庆典

文:付班 今天下午,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举行了一场旗袍文化庆典活动。 主办方新加坡 国际旗袍协会是以传播和弘扬华族传统文化为己任的非营利公益性社会团体, 这次活动的宗旨是通过旗袍爱好者以各种形式展现华服及胡姬花文化的韵味,发扬中华文化的精髓,塑造内在和外在美丽兼备的品格和形象,为创建优雅和谐社会贡献绵薄之力。 大会特别邀请了通讯及新闻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女士出席并为大会献词。 旗袍协会会长周翠娥博士也在大会开始时致辞,她简单地叙述了新加坡旗袍协会的发展历史和经历的挑战,经过几年的努力,旗袍协会终于在去年成功注册。 部长沈颖女士和更生美术研究院院长陈钦赐画家联合展示了书法和水墨画,沈颖女士挥毫写下了“吉祥如意”,陈钦赐画家在画布上画上了兰花,这幅画简直是珠联璧合,一气呵成,非常值得留念 。 更生美术研究院的八位画家还精心绘制了八件胡姬花旗袍,旗袍会的会员自动自发购买了这些旗袍,画家与买家在舞台上共同展示了具有新加坡本土特色的胡姬花旗袍文化。 今年的旗袍文化庆典的活动为迎接即将来临的母亲节,还特别增设了“优秀母亲奖”的奖项,十一位佳丽带着自信、美丽走在舞台上,一展他们的魅力,把传统女性特有的温柔和在家庭中的责任表现的淋漓尽致:体贴丈夫、照顾孩子、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是我们当今家庭稳定、社会平安、国家昌盛的必要保证。 大会还特别邀请了歌手演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和《一剪梅》,那专业的歌声真令人回味无穷,最后大会还增设了幸运抽奖活动。 经过大约三个小时的庆典活动,协会在传扬文化精神和传承中华文化及交流的气氛中拉下了帷幕,人们纷纷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