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晚上,芽笼士乃举办了新公民入籍活动,适逢斋戒期间,十几位新公民受邀与马来同胞一起吃晚餐看电影。我们特派小记者到现场采访到了两位年轻的新公民周冠彧和陈敏,并聆听了他们的感受。

      受访者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从小来新求学,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因在同一间公司工作而结缘。不同的是,周冠彧来自中国哈尔滨,陈敏来自广州。能在结婚之前收到新公民批准信他们很开心。

      14年前,冠彧获新加坡奖学金,从哈尔滨最好的中学被选拔来这里的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就学,中学和理工学院求学期间住在学校宿舍,每三个月都拿到$550元生活补贴。考上国立大学后,他申请了银行贷款,现在完全自立了。

      当问起他求学过程中有什么故事和不如意, 他哈哈笑着说:“我最不如意的事就是第一月刚领到工资,没想到花太快,没钱啦!我是2003年来维多利亚中学读中三,我们必须拼成绩。我还好,乐观,没心没肺。不过,我的同学刚来时,想家,每天晚上都跑到东海岸的海边哭!也有的同学自控能力差,玩游戏不学习,到最后一年,奖学金被取消了;还有的同学超有个性,O水准考试得7分,只差一分没考上莱佛士书院,一气之下回国了,说啥也不要去其他学校,奖学金也不要了,他对自己有很多的要求;还有的同学,大学读了一年半,成绩还真不错,就是不喜欢所学的专业,因为他想学会计和经济,结果进了工程系,他就赔偿了奖学金去别处了。”

      陈敏来新12年,她是自费来求学,参加O水准考试,如今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也积累了5年的工作经验。她是潮州人,会讲潮州话,在这里的生活上没有不习惯。刚来时,她没想到会在这里住10年以上,起初有些想家,慢慢地,每次回去后热闹一会儿,一个人的时候,对比新中两地的差异,还是比较喜欢新加坡,于是就决定留下来。对她来说,最不容易的事,就是刚毕业时找工作不容易,寄了100多份简历,大环境不好,刚离开校门没工作经验,不是学历专业不对口,就是配额不够。大约三个月左右才找到了工作,那段时间对她来说很心焦。

      这对情侣接下来想买间5房式的政府组屋准备结婚,买大一点儿的房子,准备生至少两个小孩儿,也预备房间,一旦双方家长来探亲也可以住得下。他俩在申请公民时一次就成功了,等候时间是6个月,没像其他人等那么久,因为他们从小在这里读书,已经融入了。他们受社区的基层领袖周利德先生(Brando Chew PBM)邀请,来参加今晚的活动,一行人还坐了一回观光巴士周游一圈赏街灯。

     小记者顺便也与观光巴士的车长聊了聊,得知他叫ABDULRAHMAN,今年55岁,他没有禁食,是因为胃不好,需要驾车,他说:“伊斯兰教的信仰并不强迫每个人禁食,是自愿的。如果身体不适,或干重体力活儿,为了身体的健康也补习吃饭。他不进食,捐双倍的钱。每天也不一定非得定时祈祷5次,因为白天驾车忙于工作,是不能走神儿的。下班后,晚上会祈祷。”他说不结婚,是因为年轻时家里穷,没有女孩子肯嫁给他,如今母亲年纪大了,也需要他照顾。他解释如果他要结婚当父亲的话,为了给孩子和爱人更好的生活,他得加倍努力。目前,他不想结婚,他说自己喜欢自由自在,老了以后没人照顾就去老人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