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说新加坡是文化沙漠,那一定是视角取向不同。我今天两小时跑了三处,以旁观者的眼,关注一下这里的书画艺术范儿。

     首先,在蔡义全老前辈的指引下,与速写画家黄品胜先生一起走进了华中校友会书法班的活动室,看到几位老人在练习书法,他们个个精神矍铄,写得津津有味儿。当中很多校友都已七八十岁的高龄了,常常聚在一起写字谈天。低调的品胜先生,谦称自己不是画家,他第一次用毛笔速写,随缘为纪茂亮、洪篤恭、林桂木、蔡玉坤等先生们画了人像速写,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大家都乐在其中……

     接着,赶去华侨中学一楼的“指趣墨韵”吴怡龙指画展,得知怡龙原本从事小提琴教学,由于他幼承庭训,耳濡目染,深得其父吴在炎先生的真传,后博采众长 ,被推选为“三一指画会”的会长。现场展出了他的指画作品,从花鸟虫鱼到热带植物瓜果字画应有尽有,其中最大的一幅《金瓜图》竟然高一米八,长三米六五,如果只看画不是亲耳听闻,断然想象不出这般神似的画竟出于手指。对此,原中国辽宁省政委刘慎思将军为他题了一幅字: “当知丹青非用笔,神功万趣生指端” ,可谓妙语一言全概之。

     现场巧遇大会贵宾贸工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女士,她对这次画展给予肯定和表扬,同时她也心系这里的创业青年,她希望画家能多画些具有南洋风味的画,并用于服装设计中,不仅是画胡姬花,有很多热带植物在画家的笔下也充满着艺术情调,值得去发掘和运用…… 难得早报的记者胡文雁女士,不仅在早报上报道了这次的指画展消息,也亲临莅临华中主持了这次的活动。

     然后,马不停碲奔赴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参加 “新加坡·中国书法艺术交流展”的开幕礼。大会贵宾有义顺集选区国会议员郭献川先生、中国大使馆文化参赞肖江华先生、中国文化中心马红英主任、前高级政务次长何家良博士、前国家艺术理事会理事长朱添寿先生、发起人及组委联合主席邱程光先生、三变数陈光亿大师、新加坡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伉俪等本地各大书法美术团体的领军人物,活动由狮城书法篆刻会与南京书法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展出了新中两国将近百位书法名家的大作。

     新加坡参展队伍容中,有四位国家文化奖得主林子平、黄明宗、陈建坡与许梦丰先生们以及社会各界位总共40余书法家的大作;来自中国书法家的阵容以南京居多,有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言恭达先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孙晓云、副主席谢少承;江苏省公务员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张俊、南京市文联副书记兼副主席李海荣、南京市书法家协会顾问俞律、南京市书协副主席杨康乐、中国铁路书法家协会理事陈侃凯、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理事许静、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陈鹏等51位先生的名家作品,真是不胜枚举。每幅作品龙飞凤舞,内容妙趣横生。

    如果想继续欣赏书画艺术,且不论各类博物馆常年开放,甚至滨海艺术中心的场地都得提早一年预定,只说今天傍晚,新加坡视觉艺术中心也有画展开幕,国家图书馆16楼还有新书发布会……在新加坡,世界各地的艺术团体和各类画展如走马灯一般,街头随处可见低调的画家在写生,想要静心欣赏艺术,单单大大小小的书画展,一日都看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