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e singapore election

文:戴凯

漫画:王秋中

今日的大选,我认真聆听了许多参选者的演说,执政党一方提出美好设想请求选民继续支持,反对党一方则针砭时弊提出改革建议,就像一场超级辩论赛,公所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有各的支持者,很难说谁胜谁负。

我们住在李显龙总理的选区,儿子投选前,很认真地说:“我这一票,无关紧要,无论投给谁,总理都肯定是获胜者,因为大部分人都会投给他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一个人还带着其他四人呢?要是投他自己绝对双手赞同,但是想到别人都一起跟着沾光,就没意思了……”

我静静地听,不发表见解,只待他说完后,对他说:“做人要懂得感恩,多看别人的优点……”儿子很郑重其事地去投了票,然后就高高兴兴地出去玩了。我最终没问他投谁,那是他的自由与权利,也是年轻人心中的一种真实的表达。难得他肯跟我交流感想。

我不禁想起儿子读小学时,他常常做那种叫Peoject的项目作业,每组4人,可是完成作业时,他就总是要比别人做得更多,花时间也更多,小组中有个学生啥也不会做,也不认真做,做也做不好,但是却跟大家一起混到高分的成绩,他回家向我抱怨不公平,说什么都得他做,而小组有的同学什么也不会做,也跟着拿高分。我当时这么劝他说:“孩子,你认真做努力做,帮他做,这很好!但是,你不用感到委屈,你越做越会做,越学到更多的本领,那种不努力的同学,虽然Project暂时得了好成绩,却不聪明,因为他早晚得独挡一面,到那时,他什么也不会,而你什么都会做,干么要抱怨呢?”那以后,儿子没再抱怨了。

如今儿子感觉集选区制度没意思,我却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让他开心,因为治理国家,毕竟跟小学生的项目作业不一样,容不得半点虚假和错误。

我始终不能忘记2015年3月的那个清晨,也就是李光耀先生去世前的几天,我梦见他老人家侧躺在病床上,一只超级大的耳朵微微红肿向上伸出来,几乎遮住了他的脸,他似乎想跟我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把大耳朵朝向我,人就离世了。我被惊醒后,心想,他还在住院啊,还活着啊,给我看一只大耳朵是什么意思呢?他想努力听什么?为什么要给我看这样一只大耳朵?他有什么事放心不下?还是他想让人们记住要用耳朵去聆听?一时间,我不能理解。冥冥之中,我只知道无论是执政者还是普通百姓,认真聆听都非常非常重要。

当我聆听执政党和反对党双方阵营中那么多佼佼者说出心声和见解,心中不免忧虑。对于一些选民来说,对于投给哪一方,几乎就像王秋中先生的漫画那般成了大难题,掉水里那一瞬间,先救哪一个?

而我更担心有才干的参选者因为集体参选制度,造成一荣俱荣,一陨俱陨,这会不会埋没了人才?下一回挑战,要再等5年后,可人生中能有多少个精力最旺盛的5年呢?

此刻,言多无益,就继续静静欣赏和聆听每一位参选者的心声吧,期待着大选的结果,也期待着一个更好的新加坡!


2020年7月9日参选党代表陈述
2020年7月8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7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6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5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4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3日大选演说
2020年7月2日大选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