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日早上十点多,我来到国会大厦门口,未料道路两旁早已排满了人,看不到队伍的尽头,人流一直排到远处河对岸的那一边,再到中国银行大楼,几经辗转才绕回到国会大厦左侧安检入口。附近,人们依然三五成群肩并肩接踵涌来汇入人流之中。

     这时,一对年迈夫妇已经从国会大厦出来了,当接受OMY记者采访时,老妇人哭了起来,她说是来看李光耀先生最后一眼,舍不得他离去。几位中年妇女今早不到九点就来排队,她们庆幸来得早不用多等几小时。

     我上午十一点半必须离开,而守卫人员当时告诉我至少要排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安检入口。尽管右侧又增设了一个入口,我也不敢继续往下排,决定下午再来。

       下午五点许,我赶往国会大厦,车上遇见一位女士手持鲜花,跟我一同上车,又一同下车,猜想她一定也是赶去瞻仰遗容,就鼓起勇气跟她打个招呼,想与她结伴同行,她同意了。交谈中,我得知她叫彗睸,道地的新加坡人,之前曾在一间大公司从事设计及管理工作,她有一个儿子,目前正国民服役,而且她恰好住在我家附近,就这样,我多了一位新朋友。从政府大厦地铁站出来的时候,我就跟随她从莱佛士商场对面的大足球场那边开始排队,一路上,大家互相照顾,很谈得来。从下午排到日暮,历时4小时抵达安检入口。队伍中有几个小孩子,最小的大概只有四五岁。

       在致敬大厅,李先生的棺木坐落在中央铺着红地毯的台阶上方高处,我们看不见他的遗容,只是向着他遗体的方向鞠躬行注目礼。想着他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大家都难过得流眼泪。

       我思绪万千。我很遗憾没有机会采访李先生,也没能亲眼见过他,当年莱佛士书院的一次年庆筹款晚宴上,他老人家莅临现场,我虽受邀却因生活所迫而错过了。5年前我曾写信申请采访他,希望把这位开国元勋的话和智慧向孩子们传达,苦于没有机会,我只能从他作品中的字里行间或追看电视纪录片和报纸来理解这位伟人用心良苦和他深切的愿望。我觉得李显龙总理说得很对:在这悲痛的时刻,我们要把李先生铭记在心。悼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发扬他的爱国精神,团结一致,让这个他付出毕生精力建立的新加坡,继续繁荣稳定。

       当我昨晚看到前副总理黄根成先生在电视上哽咽着说他以前只是个小贩的儿子,从没想到会成为现在的样子,没有李光耀就没有今天。我心生同感,想起母亲生前的话:”你也就是在新加坡吧,一个女人才能有机会把孩子抚养上大学,那种公平、公正在这里是少有的,你在那里要好好珍惜。”

       我们的晚餐是在队伍中站着吃的,自带的面包、薯条之类。彗睸两天前食物中毒,现在还肚子痛,她很坚强。她身旁有位朋友说明早还要再来一次,我也有位马来西亚朋友正老远赶来,我出来的时候,她才刚刚开始排队。朋友说我是幸运的,只排了四小时,为了向建国总理致敬,很多民众甚至要排队六到八小时,吊唁时间本来截止到晚上八点,临时改到全天24小时,可见李光耀先生深得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