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亲节,接过这朵玫瑰花,我好感动,心里充满着快乐和憧憬。送我的人,不是我的儿子,也不是我的亲人,而是一位陌生的年轻人,他叫FAISAL,我与他素未谋面。

说心里话,独在异乡,提到母亲节,我一点都不快乐,我的母亲遭遇车祸过世两年了,一想起她,我就肝胆欲裂,强忍着不让泪珠飙出来,因为我没有机会逗母亲开心了。一个个手机简讯,传来那一声“母亲节快乐”的问候,几乎都是身为母亲的朋友,大家互相祝愿和鼓励,彼此欣慰至少还有人惦记着自己。我唯一的儿子尚在美国求学,问候还没来到。我怎能快乐起来呢?

  快乐到哪里找?

  整个上午,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怀念母亲,我知道这么做不可以,可我根本就不想动弹,也不想跟别人闲聊。偶然间看到一则消息说唐城坊四楼图书馆举办一场亲子阅读会,我心头一热,想到牛车水是我最常去的地方,那里有家乡的味道,我就打起精神,跑到图书馆会场听故事。

  陈兆锦先生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时不时邀请现场的听众上台互动,幽默极了,他一个人能扮演故事中的多个角色,惟妙惟肖演什么像什么,男女老少都听得津津有味儿,时而欢声雷动。据南洋理工大学梁秉赋博士说陈先生是早年儿童剧社培养出来的人才,功夫着实了得。

  我渐渐地快乐起来。

  散场后,我信步去吃家乡的风味,然后又漫步回图书馆陶醉在书中,听到要关门的提醒,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里,逛了出来。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士手持一枝红玫瑰与我擦肩而过,从眉梢到嘴角都洋溢着一股笑意,我心赞叹:她好不幸福。

路过一家日本餐厅时,我眼前一亮,一个女生手持红玫瑰正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我被这间店的浪漫气氛所吸引,忍不住想拍一张照片留念。我征求许可,不料,她拒绝我的一片好意,我说没关系。这时,店里走出来一位男生手捧一大束玫瑰,我明知故问:“是不是来这里吃饭,你们会送玫瑰花?” 他彬彬有礼地说他们祝愿到来的顾客母亲节快乐,说完就大方地送我一枝玫瑰,祝我母亲节快乐!

  他并不因我的装扮而小看我,也不因我是外乡口音或不进门吃饭就不给我祝福,他就是FAISAL,他的店叫WA—CAFE ,那些想念日本家乡风味的人常来这里大快朵颐。

接过了这朵母亲节的玫瑰,我从眉梢到嘴角也洋溢着一股笑意。FAISAL的待客之道和一视同仁定是那名女生学习的榜样。我想等儿子回来一起到这里品尝佳肴,也想写一篇文章赞扬他在母亲节的善举,我期待更多的中国人来牛车水的时候,也顺便到唐城坊地下一层的WA— CAFE体验一下异国的浪漫。

     送人玫瑰,手染余香。希望这馨香能一个传一个,超越母亲节的局限,使世上更多的母亲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