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则寻母启事是我几年前协助主持世界戴氏宗亲会“全球戴氏一家亲”活动时, 由香港的宗亲带来新加坡的, 希望在会上传达给本地宗亲,帮忙居住在香港的戴慶我寻找失散多年的母亲陳愛冶

据启示上说,戴慶我现居住香港,1945年出生于新加坡小坡的湖菜园,1948年随父亲戴佑士还乡中国,从此母子分隔两地,其父已于1953年仙逝。因思念骨肉之亲,他曾托亲友帮忙查找,没有音讯。当年一些本地的宗亲们也曾帮忙打听,结果也是人人摇头。

最近,我整理旧物又看到了这则寻人启事,恰逢听闻在美国失散多年的母女通过Facebook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母女相认了,我不禁怀有一丝盼望,愿戴慶我先生能通过互联网得知其母亲的消息。

可是,我知道这不容易,寻找八十几岁的老人,不像寻找中年人,因为他们不会上网,人们也不见得知道他们的名字,更何况那时候的老人可能不懂英语和华语,只能用方言来沟通。

想一想,本地的儿童,现在有几个人能记住祖辈的中英文名字呢?即使会说,又会不会写呢?个别孩子连自己父母的名字都不会写,更别说祖父母和其他长辈了。有没有谁,愿意花几分钟时间,帮一个陌生人寻找失散多年的母亲呢?去问一问,小坡湖菜园是什么地方,现在的老人有谁还记得那里,有谁认识或听说过陳愛冶、戴佑士和他们的儿子戴慶我呢?

能否找到陳愛冶老人的音讯,恐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但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提醒我们后辈人,关心老人,不仅是给他们吃的,陪他们玩,我们可以陪他们聊聊天,了解一下他们人生的心路历程,有什么开心的经验,有什么遗憾的故事,倾听他们的述说;我们也可以教他们或代替他们上网,寻找失散的亲人和朋友,让他们得到安慰。

所以,孩子们,如果你读懂了这篇文章,请你抽时间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聊聊天,倾听他们的心愿和故事,如果你不会写字,可以录音,录下来他们讲的话,我希望你至少要一笔一画地记下他们的名字,哪年出生,住在哪里,有什么亲人,都叫什么名字。这并不多,也是你们能够做到的 。顺便问一问,他们当中谁知道小坡的湖菜园,谁听说过陳愛冶?

提醒一点,不要把“冶炼”的“冶”读成“治理国家”或“治病”的“治”,如果稍一粗心,我们就更难打听到当年新加坡小坡湖菜园陈愛冶老人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