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晚上,新加坡牛车水人民剧场迎来了中国汕头文化艺术学校(戏曲学校)的演出团,场内爆满,座无虚席。

     潮州大锣鼓过后,是精彩的潮剧表演片断。坐在小记者身边的新加坡老婆婆是英校生,她听不懂潮语,也不会看华文字幕,就津津有味地看动作,不时地询问台上的演员在唱什么。小记者也听不懂潮语,好在能看懂字幕,可以小小声讲给她听,她会心地笑。在场的观众们都聚精会神地观看表演,时而笑声阵阵,时而掌声不断,时而被剧情所感染,每个人都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夸赞演员们的精湛技艺。

     这是小记者第一次看潮剧,没想到潮剧很有趣!对演员们花枝招展的打扮,有趣的动作,经典的唱词,悠扬婉转的声音,小记者充满了好奇,于是在休息时间悄悄溜进后台看个究竟。后台的演员们十分忙碌,她们在忙着梳妆打扮换戏服,一个女生红裙子的拉链坏了,马上就要上场,真心焦!幸亏于卓霖老师经验丰富,找出几个大别针帮她把长长的拉链临时别住……伴演武松的林小丹老师已经卸了戏装,他的头发像寸草一样短,跟在戏台上不一样了,油彩的脸上一双黑又亮的眼睛炯炯有神,他说自己十年没演戏了。(十年没演戏?糟糕,小记者当时忘记追问为什么,把老师说过的话当作耳边风!结果写到这里才想起老师的话:采访时问题问得好,文章可以写得更深入……)对面的头饰造型师张奕玲女士说林小丹老师是国家二级演员。噢,难怪他演得那么好!走回台下的时候,“铛”的一声锣鼓响,紧接着又几声“铛铛锵锵”和着乐曲声,戏台中间的演员正在演得起劲。后台每个角色都在默默无闻地配合。看着看着,小记者不由得奇怪起来,华乐队演奏时指挥站在中央,这样一出大戏,只有唱戏的演员站在舞台中央,锣鼓队藏在舞台左边的幕后,弦乐队藏在舞台右边,谁来指挥,在哪里指挥呢?原来汕头文化艺术学校的林锦杭校长、主任、报幕员、老师等一个也没闲着都在幕后指挥,指挥怎样报节目,用对讲机指挥台上演员的音麦哪个调大声,哪个调小声,忙得不亦乐乎。两旁的乐团都没有耳麦,怎知道何时奏乐,奏多长时间?何时停顿,又何时敲锣或打鼓呢?哈哈,藏在舞台左边锣鼓队里的陈旭东先生是总指挥,每个演员都要认真倾听他的鼓声来互相配合。真是隔行如隔山啊!

      演出结束后,观众说《姐妹易嫁》最好看,故事讲的是姐姐嫌自幼定亲的毛哥贫穷,不愿嫁。毛哥得中状元回来迎亲,他假装未中来试探姐姐。姐姐嫌贫爱富不上轿,爸爸让妹妹代嫁。上轿后,才知道毛哥中了状元,姐姐就哭闹要嫁已经来不及。戏里的台词很幽默,姐姐唱:“谁人不往高处走,谁人心里不想钱。要叫我跟着穷鬼做夫妻,除非是河水倒流日出西。”妹妹劝:“人穷只要志不穷,十年河东变河西。”毛哥对姐姐唱:“你就是月里嫦娥西施女,毛哥我也不要你……”,接着又感叹:“妹比姐姐有见识,句句话儿有道理……姐妹同胞一母生,一只凤凰一只鸡……” 嘻嘻,演员们在台上生动的表演,诙谐的动作打动了所有观众的心。这个故事不仅幽默感人,也很有现实意义,告诉大家不要学姐姐嫌贫爱富、挑三拣四到头来嫁不出去,要学妹妹妹深明大义不在乎粗茶淡饭,最终获得无比的幸福。

     这次的潮剧演出是为了庆祝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成立八十周年,让大家欣赏传统文化魅力的同时,也受到了艺术熏陶,这不仅归功于汕头戏曲学校表演团,也归功于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的全体同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及社会各界的鼎立支持。当时,国会议员杨木光先生在潮州八邑会馆的会长吴南祥先生、副会长蔡纪典先生等陪同下也莅临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