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 Pao on maid incident.

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前印尼女佣莉雅妮一案,在坊间引起热议,昨天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上发表部长声明,说明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案的来龙去脉,分析案件的调查与检控过程是否有纰漏,体制是否存在问题以及阐明政府如何确保我国司法体系人人平等。

联合早报今天发表社论,让民众厘清莉雅妮案留下的疑虑,并指出莉雅妮案件将成为我国司法历史上的一个特别例子,它提醒国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因为本身的财富地位和名声而在法律之下受到特别照顾,或是凭借势力,以法律欺压其他弱势者。

社交媒体上也涌出幽默的图片,谕旨“黑脸包公”显灵穿越时空来审理女佣莉亚妮一案。一张图片虽小,却引起民众对包公的遐思。

据开封史料,任职监察御史的包公,秉性刚直,铁面无私,廉洁清正,办事认真。他看到朝中身居高位、俸禄很高的人,不顾国家安危,不关心百姓痛痒,假公济私,贪赃枉法,极为愤慨,连续对几个要员进行了无情抨击。包公在政治上是坚定的改革派,在革除弊政、清吏风方面,更有全面而深刻的论述和主张。

包公为把好“用贤去庸”关,专门写了《七事》上书皇上。他认为,所谓贤臣,是那些“能尽心敢救天下之弊,敢当天下之责者”,对他们要“委而任之”,不能让他们受委屈,更不能埋没才干。所谓庸吏,是指那些“阴拱循默、持禄取容、妒忌贤能,以一己之计”之人,对于这种人“宜速罢免”,不能手软。只有除掉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国家才能化危为安、变艰于易。

包公为了把好“纲纪法制”关,在《论台官言事》中,希望皇上充分发挥谏官的政治权力时,必须严惩徇私、防止舞弊。同时,包公要求约束内臣。他认为,内臣为宫廷之侍从,朝夕伴君,与皇帝关系密切,最容易恃恩骄暴、飞扬跋扈,甚至挟持皇帝、欺压群僚。包公在《论内臣事》中,提出对内臣的过关“制之于渐”,要把祸患消灭于萌芽状态。包公还在采纳群议、赏罚严明等方面提出很多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