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陈六使的后人魏达人先生与作家韩昕余女士来到了怡和轩,组织了南侨机工赴华抗日80周年寻根座谈会,受到怡和轩名誉主席杨松鹤先生和蔡瑞华主任的热情接待。

到访怡和轩的与会者还有广东省南洋归侨联谊会吴多杰会长、新加坡南侨机工后人曾长缅先生、新加坡新跃大学及国家教育学院教学导师符懋濂博士、新加坡小记者网戴凯女士和狮城热线的合作摄影师鄢仁忠先生等。

魏达人先生是南侨机工的研究者,他在现场主持中说他因收到厦门寄来的资料,让他备受感动,从而开始研究南侨机工,里面有当年白雪娇写给父母的一封信,因她曾是富家女,自愿去做南侨机工。

左: 长相酷似陈嘉庚的魏达人 右: 怡和轩名誉主席 杨松鹤

提到白女士,达人先生感慨地说:“世界上很多东西会消失,唯一不能消失的是文字。南侨机工是新加坡华社历史的一大部。当年南侨机工所体现的那种全民一心的凝聚力,在新加坡1965建国后到如今只有三次,第一次是建国初期的油槽船泄漏事件;第二次是新世界大酒店倒塌,实龙岗路很多老百姓自愿救助;第三次是全民缅怀建国总理李光耀去世。人们如何权衡小爱与世界之大爱,小家与国之大家,是我们理应关注的。”

怡和轩名誉主席杨松鹤先生告诉大家:怡和轩曾经是南洋抗日筹振总会的总指挥部,陈嘉庚先生当年就是在这里号召募捐筹款支援中国的抗日救亡运动,5000多名热血青年赴华抗战。当年为了预防遭日本人的迫害连名册都烧掉不敢保存。

来自广东省南洋归侨联谊会的吴多杰会长,在现场分享了他缅怀南侨机工的舞台剧创作《赤子丰碑》,以发生在滇缅公路上最悲壮、最艰苦的英勇战斗为主线,再现南侨机工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全剧共分:缅怀、抗日烽火、告别南洋、征战滇缅路、思乡、铿锵玫瑰、桥之魂—功果桥、归途、想起和不朽的英雄等十个部分。该剧在中国广东省侨办、暨南大学、华侨中专、华南农业大学、云南,以及马来西亚的独中、华小、华人文化街等地进行献演了十九场。首映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发布了成功演出的报道。

吴多杰会长出生于新加坡,3岁时回中国广州,成了华侨。在新中国长大的他,得知南侨机工的历史后,决定把它整理记录下来。他说写一本书,出版一万本,最多才有一万人看,把他浓缩成歌舞剧,一直巡演下去,会有更多的人感动。

广东省南洋归侨联谊会的吴多杰会长

吴会长在现场分享了他创作的初衷,从艰苦的排练,到彩排和演出,他仅以每月8000-10000元人民币的退休金来担当一切费用,为了再现南侨机工的英雄故事,3000多人,历时10年。有一回,他到马来西亚的一所学校朗诵,朗诵到动情处曾一度哽咽,底下的孩子们笑他,这让他觉得孩子们不懂过去的历史,也无法理解那种大我的情怀。他提醒到:香港青年因不懂历史,造成现在的局面,希望这里能引以为戒,南侨机工的这段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应该载入史册,以教育后人。

新加坡南桥机工唯一剩下的后人曾长缅先生,在现场分享了当年他父亲的经历。父亲是修理汽车的,家境还不错,因为那时没有几个人能发动赴华抗战, 陈嘉庚出钱组织了机工, 好多人的良心与陈嘉庚共鸣。是因为当年陈嘉庚眼见日冦大举挥兵侵略中国,人民惨受烧杀掳掠,哀鸿遍野,就义愤填膺不忍见祖国伦亡,发起了南洋华侨救国运动,振擘—呼,万山回应,华侨们风起云湧,争相响应陈嘉庚的号召,陈嘉庚罄其家产,购买粮食,战略物资,无数汽车,组织了三千多位技工与司机,赶赴中国。

中:曾长缅先生 右: 韩昕余

曾先生的父亲响应号召前去抗战。很多人甚至不会驾驶和修理车也要去,由此可见陈嘉庚先生的巨大号召力。此外,他父亲说抗战不是享受和旅行,机工要穿制服,在云南过军旅生活,很多人因水土不服生病。也有很多车被炸,他父亲见前面的车被炸就跳下去,结果脚断了。1000多公里的路上,常遇上有毒的瘴气,有些人停在丛林旁被蚊子咬中疟疾,要是遇上泥泞的斜坡,稍不小心就翻下去无影无踪。有大约1/3的人牺牲在途中。父亲说苏联的车不可用,因他们给的是被淘汰的车。但是,他父亲自己做零件把车修好。

左: 蔡瑞华主任 右: 符懋濂博士

由于时间关系,符懋濂博士还未来得及现场分享南侨机工的故事,但是他称赞吴多杰会长的创作手稿,他说现代人都用电脑打字了,手写稿反而更珍贵。他也把他的著作《唐代明道文学观与正统历史观的比较研究》赠送给与会者。

韩昕予女士为座谈会做了开场和结语,她高度赞扬了南侨机工的赴华抗日的人道主义精神,1939年2月7日招募南洋机工的文告首次见诸报端后,超过3200名南侨机工共分15批到中国去支援抗战,当中9批从新加坡出发,经海路抵达越南,再辗转进入中国云南。被称为“八十先锋”的第一批南侨机工,是由新加坡大华食品公司创办人白清泉率领。

笔者在此要提醒一下国内外的年轻读者,南侨机工全称是“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在回顾日本侵略那段历史的时候,千万别忘记当年新加坡与马来亚是一体的,1965年过后,新加坡才被迫独立。但是新马一家,华人血脉相连的历史是不能否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