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ident Trump Received Experimental Antibody Treatment

据消息,特朗普的私人医生肖恩·康利(Sean P. Conley)透露,特朗普并没有使用他此前力荐过的氢氯喹,而是开始使用一种尚未被美国药监局(FDA)批准的新药,来自美国“再生元制药公司”(Regeneron)的混合抗体。

所以这个抗体疗法本质上和疫苗差不多,只不过疫苗必须和接种者自身的免疫系统相互配合才能生产出针对病原体的保护性抗体,单克隆血浆抗体疗法则绕过了这一步,直接为病人提供保护性抗体,最终的效果是相似的。并且这种药的治疗思路并不新鲜,而是特别古老,早在100多年前就被想出来了。最早尝试血浆疗法疗法的普鲁士细菌学家埃米尔·阿道夫·冯·贝林(Emil Adolf von Behring)因此获得了1901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该奖项设立之后的第一位获奖人。

贝林获奖后,医生们又尝试用血浆疗法治疗过天花、麻疹、猩红热、破伤风和小儿麻痹症,均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后来这些传染病的预防性疫苗被发明出来后,血浆疗法就被放弃了。近年来,随着干细胞科学研究与克隆抗体细胞技术的进展,血浆疗法能够治疗癌症以及令人返老还童,人活到100岁未来会常见。美中不足的是,血浆疗法的医疗费用比较贵。

今年,意大利爆发疫情后,中国援助医疗队就曾随飞机带去带有冠病康复者抗体的血浆。新加坡传染病中心和卫生科学局也设置程序,号召康复者捐献血浆,研究抗体疗法。

今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问候,祝美国总统特朗普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