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ics of Pritam Singh gain highest respect.

昨日,新加坡国会公布了工人党领袖毕丹星每年可获得38万5000新元津贴,毕丹星与太太商议后,决定捐出一半的津贴,帮助后港、阿裕尼和盛港区的单身、低收入居民、社区计划、有意义的慈善项目和工人党的需求等,此举令国人由衷敬佩,因为这是我国建国55年来,首次有议员自愿捐出一半的津贴,来贴补三个选区内的慈善计划。

李显龙总理在面部上特别发出了与工人党领袖自拍合影,这是对毕丹星的认可,也是政府进行民主改革的强烈信号。

国会特别公布了工人党领袖的职责包括以下几方面:

  • 领导反对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时提出替代观点;
  • 在国会领导并组织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
  • 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事项上提供咨询,包括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
  • 反对党领袖可以出席正式国家活动,及随同政府和公共服务成员参与出访和会议。

毕丹星说他很荣幸当选成为议员以及被委任为反对党领袖,并感谢新加坡人给予的支持和鼓励,使他与工人党同事都很幸运有机会为国服务。由于肩负重任,他将为这一职务付出更多的时间,不能陪伴家人。然而,牺牲小我成就大我,能够促使国家进步,就是值得为之努力奋斗的。

毕丹星也表示,我国议会为反对党领袖划设的职责、权限和津贴,大致遵循英国议会对反对党领袖所奉行的常规精神。许多共和国家与联邦国家的议会将英国宪政理论家厄斯金·梅(Erskine May)的《论议会之法则、特权、程序与惯例》为议会“圣经”。

一些居民对比两党新议员的薪水,议论纷纷,李先生说:“瞧,执政党新晋升的领袖和议员的津贴是毕丹星的两倍!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是华人的老祖宗对国家的期许,可是在我国,人家一个印度族议员,却愿意将一半津贴用于体量民间疾苦,实乃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之举。”

此照片来源于互联网

王小姐说:“普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我国高官一年的收入,想到以后各行各业将被机器人取代,连律师都不如机器人快捷和便宜,我希望政府以后可以发明一种机器人高官,派去各个部门,可以昼夜工作,公平公正,不用担心没空陪家人,也不用高薪养廉,还随时可以复制,老百姓会轻松愉快一些。”

新移民吴女士说:“中国的雍正皇帝就采用过高薪养廉政策,那时候叫养廉银,清政府把民间缴交的碎银收集提炼,50两碎银额外再铸成银锭就只有40多两,损耗不记入国库,用来给官员发津贴。结果养廉银并没有养廉,反而致使在数字上弄虚作假,没有相应的监管,老百姓更要忍受层层盘剥,中央也不能清楚掌握。最终民不聊生,清政府垮台……话说回来,我十分敬佩毕丹星,他捐出一半津贴的壮举,让我对新加坡的未来充满希望!”

网友Francis 说:“He has proved once again to be the true son of Singapore. His act of generosity will certainly put all the Whites men and women into shame!”

此照片来源于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