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Humour

工人党打出“继续把反对党人送入国会”的口号,可为什么在本届大选首个全国电视华语辩论那晚竟然没有派代表参加?这引起国人的热议。隔天,该党主席林瑞莲赶紧向公众道歉。可是再怎么道歉,也架不住网友的批评,不仅在报刊上长篇大论地品头论足说不是,连讽刺他们的漫画也横空出世了。

我看了这漫画,就忍不住笑了,画得真幽默,不是吗?这就是眼下新加坡年轻一代面对华语辩论的真实反应。工人党年轻一代的华语与的元老刘程强没法比,刘程强可是南洋大学最后一届毕业生,他华语方言一流,言辞幽默又犀利,得利于当年南洋大学的华校教育。曾几何时,南大被关闭了,李光耀提倡讲华语运动多年后,课本变了一套又一套,设备换了一茬又一茬,到如今,很多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连口试都怕,您让他上电视辩论,不跑才怪!

那些批评工人党年轻一代不参加华语辩论的人,应该想一想当年华校关掉了,人们为了生活重视英文不重视华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该责怪,应该反省才对。

前年我回家乡探亲时,在一间街边咖啡店图书馆读到一本23年前的世界畅销书《学习的革命》,当中提到了新加坡的教育模式,还大大赞赏一番,上面写道:“在小小的新加坡,政府投入了15亿美金,使新加坡学校和家庭能够拥有世界最好的信息技术。所有学校每两个学生中至少有一台电脑。所有的学生都可以免费上网,加入到1997年总数已达到6500万,并正式成百万地增加的网民之列。总理吴作栋将‘思维的学校、学习的国度’作为新加坡21世纪的目标。” 可是,从1997年到2020年这23年间,当初的目标达到了吗?为什么我发现本地学生缺少的不是电脑和网络这些硬件,而是缺少如何学好和用好电脑和网络的人为因素呢?有的中一学生都不会用电脑查资料学烹饪,还得等着学校正课来教做饭,这难道是学习的革命吗?再看着周周遭的学生们一个个迷恋电脑游戏,背着家长和老师,一玩好几个小时。这证明什么?这些年来,教育的大方向没错,但是在具体细节上已经偏离了正确的轨道……

今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则消息,又忍不住笑了。那位中国网友拍到了前进党人在给民众发传单,她如是说:“一个老阿公,都比我们中国随便一个人有上进心,人家国家的精神,是中国这种落后封建国家几十年都比不上的,国内诈骗犯太多了”,她拍到了谁的照片呢?为何如此感慨?

哈哈哈哈,原来她不认识李显杨,更不知道他是李显龙总理的亲弟弟;她也不认识徐顺全博士和他们身边的老阿公,总之,在她眼里,这些老阿公为国为民,连晚餐都没时间吃,四处奔走发传单,只为了传达心声和治国的理念,他们当中不乏前国会议员,虽然是代表反对党,却都是新加坡元老级的人物。

网友眼中为国为民的老阿公

致于她话中说中国是落后封建国家,诈骗犯太多了,倒有些片面了,这仅仅是她此刻个人的感想,在中国是不会被判诽谤罪的。

我猜她一定是在自己的国家被骗过,且不止一次,15亿人,的确有很多案例发生,所以她说诈骗犯太多了……致于她为什么说封建,或许是体制陈旧,不像这里有大选吧。

网友眼中为国为民的老阿公

虽然中国的开国元首毛泽东主席建国治国理念也是谈共和制,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各人民团体、各界爱国人士共同创立的中国政府人民政协,它是共产党与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当中包括八大民主党派: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然而中国建国70多年来,从来没有过像新加坡这类的大选,而是由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管理国家,其他8个党派可以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就有点儿类似本地议会的非选区议员,只可以听证提出治国理念,却没有实权。当初毛泽东主席建国时签订的建国协议,共和国的旗帜下有多党派血染的风采,才有今天的壮大,这或许也是中国一直不打台湾,也不放台湾的主要原因,因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就在中国政府中议政,如何分得开呢?

倘若不理解她言语中的意思,生生给她一个诽谤罪,那可就又闹笑话了。

看来,本次新加坡大选,很受世界人的瞩目,英国在来临的星期三就举行一个全国敲木头活动,不知与尧舜时代的美好“诽谤”中的木头有没有关系。不管怎样,新加坡这次大选的民主进程,或许会在世界上辟出一个先例。至少,通过这位网友的笑话,让我们知道了,在中国从来没有过这类大选,本地长者为国为民值得敬佩。

大选冷静日在即,我衷心祝愿新加坡通过这次大选,由李显龙总理领导的行动党继续牵头开创出真正民主共和的新体制,并衷心祝愿各党派参选者成功抢到一块大饼,与民众们一起分享喜悦。新加坡,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