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凯

2019年5月23日下午四点,我从首都机场乘机场大巴赶往北京火车站,准备乘坐6:08分的D1列车回北戴河。

没想到,机场巴士抵达北京站停车广场时,距发车时间仅剩十八分钟,虽然距离进站口的距离不到一百米,看着人潮我急出一身汗。急冲冲排队取了票,过了安检,刚到二楼检票大厅,我就听到广播说从北京开往北戴河的D1列车已经停止检票,请旅客下到一楼服务台或者站外售票厅改签。我无奈地拉着行李走去一楼服务台询问,里面的一个女工作人员板着脸说这里不办理改签手续,我奇怪地问:“可是为什么刚才广播让旅客到你这里改签呢?”她说下班啦!现在都六点多了,五点半就下班啦!外边签去。不给办理改签手续好好解释也就算了,她那横眉冷对理直气壮态度傲慢无礼的样子,真令人气不打一处来!

我拍了一张照片记录服务台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就转身离开服务台向出口走去,那时是6:12分。我一边走,一边想,各地旅客都已经提着行李进了站,服务台总该有人值班,一台电脑一个职员就能为旅客办理改签手续,为什么会这么不作为,过了五点半就没人值班吗?就不管旅客的不便吗?

当我随着人流拉着两个行李,找到售票大厅,再次把行李搬上搬下通过安检,已经累得直喘气,看看了看表已经是6点20分了,我连午餐还没来得及吃啊!

我看到4个改签窗口,两个“铁路畅行”会员窗口,一个实名制挂饰补办窗口,我就排在4号“改签”窗口。排了很久,才轮到我。可万万没想到售票员说我的票不能改签了,因为今天没有到北戴河的火车了,两天后也没有。我问他改去秦皇岛补上差价可以吗?他说不可以,不能退钱,必须重新花钱买一张北京到秦皇岛的票,还瞪着眼睛训斥我说现在的时间已经过时了,他无法办理,他说是我自己的错。无奈之下,我又打电话让人上网帮我重新定一张北京南站到秦皇岛的车票。

我捏着手里作了废、不给改签也不给退钱的车票,一肚子的委屈,当我看到“北京欢迎您”的大标语,就觉得这种冷漠的服务态度,真是极大的反差与讽刺。我不知十几亿国人,有多少人或者外国游客到北京火车站会像我一样不知所措,或者与我有同样的遭遇和共鸣。

眼下,为了今晚能到家,我必须立刻从北京站赶去北京南站,最快是坐地铁。进了地铁站,我又饿又累,提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独自抬上抬下已经过了四次安检!在地铁站有一大段楼梯没有扶梯,周围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肯搭把手。我必须提着行李走下台阶。保安员在帮一位残疾人把轮椅抬下扶梯。

而残障人士自己也在拄着拐杖一步一步下楼梯。

我提着行李好不容易走到月台上,又晕头转向了,两旁的标识不醒目,我不知该乘哪个方向的列车,这时地铁上的一位巡警帮我指路,他不仅态度和蔼,还帮我把一个行李箱提过了车门,也为我指路,告诉我别着急可以赶上我要乘坐的火车。

我感谢他,当面夸赞他,也仔细记住了他名牌上的姓名“聂文义”。挨过之前的冷遇与呵斥之后,聂文义的形象在我眼前突然间变得高大起来,因为冷漠的社会中就缺这种淳朴善良、尊重他人与乐于助人的态度,这是中华文明中最基本的细胞!

在宣武门转四号线去北京南时,还有一段必须走的长长的楼梯,我一个人提着这些行李实在很吃力。若不是身体素质好,可能已经晕倒了。出发前一天晚上忙到凌晨两点,大清早五点就起身去新加坡樟宜机场,乘SQ802航班飞行六个半小时,于下午两点四十分顺利抵达北京后,起初并不觉得多么疲惫,因为新航的服务世界一流。苦的是离开首都国际机场后的这几小时一路拉着行李狂奔不止,又饿又累又急,连厕所都没得去,几乎要崩溃了。在宣武门站内楼梯上,幸亏有一个年轻的北京女孩见我吃力的样子,就主动过来帮我,身后一位女士也搭把手,让我心中涌起了暖流,心底称她俩爱心女孩💗👧。

此时此刻,我觉得中国还有许多地方可向新加坡借鉴和学习,特别是以人为本的细微之处。仅北京火车站这一窗口就有太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认为只有当文明与发展,让人从里到外地竖起大拇指👍的那一天,才是中国梦中华文明的真正开始。

我希望有关当局能够表扬执勤员聂文义和两位爱心女孩,批评北京火车站窗口的不称职的那两名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