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噩耗 ,母亲王玉娟昨天下午四点十五分之前在中国秦皇岛遭遇车祸,同伴齐清凤当场身亡,母亲被车碾过又拖出十多米远,坐在地上招手呼救,很多过往车辆无人理睬。傍晚六点多,母亲被送到距离出事地点约5公里远的人民医院,紧急抢救不治,于当日晚八点四十分往生。

     临终前,母亲曾难过地叙述:我俩走在人行道上,突然来一辆车把齐姨的脑浆当场撞出来了,车不要停,想压死我啊,把我拖出好好几十米,我命大啊,很清醒,齐姨当场就死了。我喊救命,让人打给我儿子,很多人驾车经过,没人管啊。最后,一个警察,把我送来医院……”

     交警说肇事司机是中国银监会北戴河干部培训中心的副主任中国共产党员王庆和,他工作时间在单位的餐厅酗酒,当日下午四点醉酒驾车前往市区肇事。监测酒精含量超过205度。这个醉酒危险驾驶忽视交通安全的败类令人愤恨,他是造成我母亲死亡的直接原因。

     母亲和同伴齐清凤阿姨都是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的副教授,也是秦皇岛市民盟委员。当日下午三点多,齐姨来我家找我母亲陪她去东大附近的爱心超市,没想到在人行横道(斑马线)上遭遇飞来横祸,真悲伤!

     母亲本来可以跟我们长期生活在新加坡,她持有五年期的新加坡家属准证,她是早期的大学生,年轻时支援边疆,为国家的找矿勘探事业贡献了一生,她心地善良,健康活跃,每天晚上她都在大学校园里跟大家一起跳健身舞一小时。前天她还说明年要跟我一起去美国送外孙上大学,可是,今天,我连跟她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忍不住痛哭流涕。

     我慈祥善良睿智的母亲啊,您和齐姨一路走好!